<td id="d4ja9"></td>
<track id="d4ja9"><strike id="d4ja9"></strike></track>
    1. <p id="d4ja9"></p>
    2. <pre id="d4ja9"><ruby id="d4ja9"></ruby></pre>

      揚升行業(yè)網(wǎng)

      王鈺簡(jiǎn)介(資料簡(jiǎn)歷圖片)

      121gldl|
      292
      王鈺,地質(zhì)學(xué)家、地層古生物學(xué)家。對泥盆紀地層和腕足動(dòng)物化石研究頗有建樹(shù),是我國腕足動(dòng)物化石系統研究的奠基者;精心組織了我國南方泥盆紀地層研究,在國際地質(zhì)學(xué)界有重要影響。為我國腕足動(dòng)物化石和上古生界地層的系統研究作出了重要貢獻。以他為首的學(xué)術(shù)著(zhù)作《遼東太子河流域地層》、《中國的腕足動(dòng)物化石》、《廣西南寧―六景間泥盆紀郁江期腕足動(dòng)物》等都是這些領(lǐng)域的經(jīng)典。,

      王鈺 - 簡(jiǎn)歷

      1907年10月25日 出生于河北省深澤縣。

      1927年10月 考入北京大學(xué)理科預科。

      1929年9月 升入北京大學(xué)地質(zhì)系本科。

      1933年7月 畢業(yè)于北京大學(xué)地質(zhì)系。

      1933年8月 任農村復興委員會(huì )地下水研究室調查員。

      王鈺簡(jiǎn)介(資料簡(jiǎn)歷圖片)

      1935年 任實(shí)業(yè)部地質(zhì)調查所技佐。

      1938年 任經(jīng)濟部**地質(zhì)調查所技士。

      1942年 任經(jīng)濟部**地質(zhì)調查所技正。

      1944-1946年 在美國國家自然科學(xué)博物館古生物研究室,做訪(fǎng)問(wèn)學(xué)者??疾烀绹?、加拿大、墨西哥古生代地層。

      1946年12月 任經(jīng)濟部**地質(zhì)調查所技正。

      1951年 在中國地質(zhì)工作計劃指導委員會(huì )工作。

      1952年 中國科學(xué)院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員。

      1955年 受聘為中國科學(xué)院古生物研究所學(xué)術(shù)委員會(huì )委員、兼任學(xué)術(shù)秘書(shū)。

      1956年12月 任中國科學(xué)院古生物研究所第三研究組組長(cháng)。

      1958年 加入中國***。

      1959年 任中國科學(xué)院古生物研究所古無(wú)脊椎動(dòng)物研究室主任。

      1960年 兼任南京地層工作中心站主任。

      1960年 任《古生物學(xué)報》主編。

      1961年 任中國科學(xué)院古生物研究所第四研究室主任。

      1979年 當選中國古生物學(xué)會(huì )常務(wù)理事。

      1979年 當選第二屆全國地層委員會(huì )委員,任《地層學(xué)雜志》副主編。

      1980年 當選為中國古生物學(xué)會(huì )全國腕足動(dòng)物專(zhuān)業(yè)組組長(cháng)。

      1980年 當選為中國科學(xué)院學(xué)部委員(院士)。

      1981年5月 受聘于國際地層委員會(huì ),任泥盆系分會(huì )選舉委員。

      1984年4月5日 在南京逝世。

      王鈺 - 生平簡(jiǎn)介

      王鈺(1909 10.05 - 1984 04.05),字勿齋,1907年10月25日出生于河北省深澤縣。青少年時(shí)代家庭經(jīng)濟富裕,過(guò)著(zhù)衣食無(wú)憂(yōu)的生活。但他不貪戀舒適平庸的生活,酷愛(ài)大自然,對自然界的奧秘充滿(mǎn)了興趣。20 世紀初“實(shí)業(yè)救國”的思潮在中國頗為流行,王鈺于1927年考入北京大學(xué)理科預科。1929年升入地質(zhì)系(本科)學(xué)習,他的初衷是“只有開(kāi)發(fā)地下資源,才能使中國富強”。再者可以探索大自然的奧秘,“石不能言可人”是他熱愛(ài)地質(zhì)事業(yè)的精神動(dòng)力。在北京大學(xué),他受業(yè)于中國現代地質(zhì)學(xué)古生物學(xué)的先驅者李四光、丁文江等及古生物學(xué)家葛利普(A.Grabau)等,在校期間他刻苦學(xué)習地質(zhì)科學(xué)的基礎知識和野外工作技能。1933年7月,他以?xún)?yōu)異的成績(jì)從北京大學(xué)地質(zhì)系畢業(yè)。

      1933年8月是王鈺地質(zhì)科學(xué)研究生涯的起點(diǎn),他被設在南京的**研究院地質(zhì)研究所和前農村復興委員會(huì )合辦的地下水研究室錄用為調查員,從此開(kāi)始了奔走于山水之間、穩坐于書(shū)桌燈下的一生事業(yè)。

      王鈺1935年進(jìn)入實(shí)業(yè)部地質(zhì)調查所(后為經(jīng)濟部**地質(zhì)調查所)歷任技佐、技士、技正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他先在中國地質(zhì)工作計劃指導委員會(huì )工作。1952年任中國科學(xué)院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員,在該所工作直至逝世,曾任學(xué)術(shù)委員會(huì )委員兼學(xué)術(shù)秘書(shū)、第三研究組組長(cháng)、古無(wú)脊椎動(dòng)物研究室主任、第四研究室主任。他還擔任過(guò)全國地層委員會(huì )委員、國際地科聯(lián)泥盆紀地層分委員會(huì )選舉委員。他早年參加中國地質(zhì)學(xué)會(huì )及中國古生物學(xué)會(huì ),曾任《古生物學(xué)報》主編、《地層學(xué)雜志》副主編及代主編、中國古生物學(xué)會(huì )理事、常務(wù)理事、名譽(yù)理事。

      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(xué)院地學(xué)部學(xué)部委員(院士)。

      他1958年加入中國***,曾當選為南京市第七屆人大代表、江蘇省第四屆人大代表。1984年4月5日病逝于南京,終年77歲。

      王鈺 - 學(xué)以致用

      王鈺自1933年8月開(kāi)始從事地質(zhì)事業(yè),對多個(gè)分支學(xué)科進(jìn)行調查與研究,這中間既有實(shí)際應用的項目,又可不斷探索其理論。

      在**研究院地質(zhì)研究所與前農村復興委員會(huì )地下水研究室的兩年工作期間,王鈺先后對江西南昌、河南安陽(yáng)等地區地下水做了調查研究,寫(xiě)出了《江西南昌附近之地下水》等數篇報告??谷諔馉幤陂g,原**地質(zhì)調查所遷往內地,在艱難困苦的環(huán)境和條件下,王鈺先后在四川對油頁(yè)巖、天然氣及鹽等國計民生所需的非金屬礦產(chǎn)進(jìn)行調查研究,發(fā)表了《四川蓬安縣鹽田及自然氣》(1940)等三篇報告。

     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,王鈺以很大的熱情投入到社會(huì )主義經(jīng)濟建設中。他先是領(lǐng)隊進(jìn)入中國重工業(yè)基地東北地區調查了遼寧太子河流域的三個(gè)煤田以及河北薊、平、興錳礦。提交了《遼寧省本溪煤田地質(zhì)》、《關(guān)于本溪煤田鉆探施工的建議》、《關(guān)于地下水對本溪煤田發(fā)展前途關(guān)系的建議》、《薊、平、興錳礦調查報告》等數篇報告。此后,參與了川黔鐵路、天成鐵

      路的工程地質(zhì)和鉆探工作,擬訂了設計報告書(shū),先后提交了《南方鐵路坍方地質(zhì)》、《貴陽(yáng)龍里間鐵路工程地質(zhì)初步意見(jiàn)》、《川黔鐵路涼風(fēng)埡隧道地質(zhì)概況及鉆探計劃》等近10篇報告。這些活動(dòng)和工作報告、建議等對于社會(huì )主義建設起到了積極的作用,收到了實(shí)際的效果。 

      王鈺 - 創(chuàng )辦刊物

      王鈺一生與辦學(xué)術(shù)刊物結下了不解之緣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,他幫助、負責編輯《地質(zhì)論評》

      達12年之久,為這份著(zhù)名的地質(zhì)學(xué)雜志付出了相當多的精力與心血。

      1960年應中國古生物學(xué)會(huì )之要求,中國科學(xué)院決定把《古生物學(xué)報》掛靠在中國科學(xué)院古生物研究所,并負責編輯、出版事宜,楊鐘健任編輯委員會(huì )主任,王鈺任主編,開(kāi)始了長(cháng)達20 余年的編輯生涯?!拔幕蟾锩苯Y束之后,全國地層委員會(huì )刊物《地層學(xué)雜志》復刊,王鈺又任副主編、代主編達數年,肩負起新的職責。

      王鈺將辦好《古生物學(xué)報》、《地層學(xué)雜志》作為學(xué)術(shù)交流的論壇、培養新人的舞臺,團結全國地層古生物工作者的陣地。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他以極大的熱忱從事這項科學(xué)性、綜合性極強且又浩繁的工作,而不惜花費很多的精力與時(shí)間。在編輯工作中,他嚴格把關(guān),一絲不茍。在每期刊物發(fā)稿前他都要逐字逐句審閱,執筆修改詞句,乃至標點(diǎn)符號,力爭把錯誤消滅在出版前。他架起了作者與出版部門(mén)的橋梁,溝通了各方面的關(guān)系,密切了全國古生物學(xué)者的聯(lián)系。他廣博的學(xué)識、勤奮的工作精神和嚴謹認真的工作作風(fēng),成為編輯部同事們的榜樣,多年來(lái)在他的帶領(lǐng)下同心協(xié)力將刊物的質(zhì)量不斷提高,《古生物學(xué)報》在國際地層古生物學(xué)界有著(zhù)廣泛的影響,發(fā)行幾十個(gè)國家和地區。

      王鈺 - 學(xué)科帶頭人

      王鈺在地質(zhì)科學(xué)研究領(lǐng)域作出的又一個(gè)重大貢獻和成就在于地層研究,特別是我國泥盆紀地層在他的組織主持下,得到全面系統深入的研究,跨入國際先進(jìn)水平的行列。   

      早在20世紀30年代中期,王鈺進(jìn)入原**地質(zhì)調查所后將工作重點(diǎn)轉為從事古生物學(xué)與地層學(xué)研究工作。在對三葉蟲(chóng)化石做了一些研究之后,對于長(cháng)江三峽及川黔地區的早古生代地層做了相當深入的研究,《湖北峽東“宜昌石灰巖”的時(shí)代問(wèn)題》、《三峽式下部古生代地層之分布》、《中國南方之Tremadoc期地層的初步研究》、《關(guān)于半河系》、《再談黔北中寒武紀地層》等研究成果令人注目,奠定了我國南方早古生代地層的劃分對比之基礎。50年代初率隊參加東北地礦調查時(shí),對遼東地區的地層詳盡調查,與人合作寫(xiě)成《遼東太子河流域地層》(Ⅰ、Ⅱ)一文。這項研究改變了我國東北淪陷期間日本學(xué)者建立的舊地層系統,糾正了許多錯誤和混*。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后生物地層綜合研究的首次重要成果,1957年獲中國科學(xué)院自然科學(xué)獎三等獎。   

      20世紀50年代中期王鈺把目光轉向我國南方泥盆紀地層,這項工作長(cháng)達20余年。在綜合分析前人資料的基礎上,重點(diǎn)做了調查研究,于1962年發(fā)表了《中國的泥盆系》,對中國泥盆紀地層劃分,與國內外的對比做了詳盡的論述,進(jìn)而探討了地層區劃、古地理輪廓等重要問(wèn)題,為我國泥盆系的綜合研究奠定了基礎,指出了方向。1962-1965年,他主持了桂、黔地區泥盆紀地層的調查研究,發(fā)表了5篇研究報告,詳細討論有關(guān)層段的地質(zhì)時(shí)代歸屬及劃分問(wèn)題。即使在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間,他仍在關(guān)注這個(gè)研究領(lǐng)域的工作,發(fā)表了《中國南方泥盆紀生物地層研究的進(jìn)展》(1974)。其后主持編著(zhù)發(fā)表了《華南泥盆紀生物地層》(1979)、《中國泥盆紀地層對比表及說(shuō)明書(shū)》(1982)等有關(guān)論著(zhù),在國內外受到好評。70年代后期,他不顧年事已高,親自出野外考察采集標本,以期解決底棲和浮游生物相地層對比,為把我國泥盆紀地層研究提高到一個(gè)新的水平而努力。

      王鈺 - 淡泊名利

      王鈺一生專(zhuān)注于科學(xué)研究和培育人才,不追名逐利。他常說(shuō):“如何對待黨和人民給予的‘名’和‘利’,的確是對每個(gè)人的考驗。弄虛作假,固然不好,就是貪他人之功,據為己有,或平分秋色,也有損于科學(xué)道德。名利身外物,應漠然處之”。

      王鈺一生生活節儉,不求奢華,而同事、后輩有困難時(shí)則慷慨解囊幫助渡過(guò)難關(guān)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多次捐款支援國家建設。20世紀80年代,數次購買(mǎi)國庫券,每次達千元以上,拳拳愛(ài)國心溢于言表。

      王鈺一生秉性剛強正直,豁達大度。早在20世紀30-40年代,我國處于抗日戰爭和國內革命戰爭時(shí)期,社會(huì )動(dòng)蕩不定,地質(zhì)調查人員的工作條件極為困苦,甚至生命安全也難以保障。1944年4月,原**地質(zhì)調查所古生物研究室無(wú)脊椎古生物組主任、技正許德佑(1908-1944)、技佐陳康(1916-1944)、練習員馬以思(1919-1944)在貴州晴隆進(jìn)行地質(zhì)調查時(shí)慘遭土匪*害。王鈺作為許德佑等的摯友和同事,聞此噩耗,悲憤萬(wàn)分,他編錄了《許德佑先生年譜及著(zhù)作目錄》,(發(fā)表于《地質(zhì)論評》1944年第9卷,第5-6合期),表達對好友的深切悼念,對社會(huì )黑暗的抗爭。王鈺對于一些錯誤傾向和現象,敢于提出批評,不顧個(gè)人之得失,體現了正直科學(xué)家的優(yōu)秀品德。而對于他人乃至后輩的不同意見(jiàn)或批評,他一貫持“聞過(guò)則喜”的態(tài)度,虛心接受。

      王鈺在半個(gè)世紀的地質(zhì)工作中,跋山涉水,足跡踏遍祖國的大地,為中國的古生物學(xué)、地質(zhì)學(xué)的發(fā)展與提高作出了重大的貢獻。其光輝成就與崇高風(fēng)范是他留給后人的寶貴遺產(chǎn)。

      xxxxx做受大片在线观看免费,欧美一级特黄aa大片在线观看免费,欧美激情整片a级,欧美乱大交xxxxx按摩v
      <td id="d4ja9"></td>
      <track id="d4ja9"><strike id="d4ja9"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1. <p id="d4ja9"></p>
      2. <pre id="d4ja9"><ruby id="d4ja9"></ruby></pr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