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d id="d4ja9"></td>
<track id="d4ja9"><strike id="d4ja9"></strike></track>
    1. <p id="d4ja9"></p>
    2. <pre id="d4ja9"><ruby id="d4ja9"></ruby></pre>

      時評界(舊文重發:說說時評的情緒化)

      網友提問

      最佳回答:

      時下,無論在網上還是傳統媒體,某些時評專版都在顯目的位置提醒作者為文時不要“情緒化”云云。以筆者之愚見,編輯們做出這種提醒,其良苦用心當無可厚非;但這種提醒有無必要,在時評中一概拒絕“情緒化”是否可取,卻有可斟酌之處。

      目前活躍于時評界的高手是如何寫時評的? 筆者不得而知。但就筆者這個業余作者來說,幾年來卻是靠“情緒化”支撐著來寫這類東西的。

      有句話叫做不平則鳴。筆者生來就有一種愛較真和愛動氣的毛病,平時耳濡目染一些不平之事,如保持沉默實在憋得發慌,再加上身無縛雞之力,沒有人家梁山好漢那種“路見不平一聲吼”、“該出手時就出手”的底氣和豪情,于是就只好把堆積于胸的不平之氣敲打成文字,然后再發給媒體。至于紙媒體是否鉛植至于網站是否發布,都不怎么在乎。打個也許并不恰當的比喻,就象農村老太太罵街一樣,罵過了,氣兒也就順了,至于人家是否在聽,至于人家聽后送來幾聲喝彩還是還幾句對罵,就不怎么往心里去了。至于稿費,記得在最初給網站投稿時,稿子發布后并沒有稿費,但由于通過這個渠道說出了心里想要說的話,就一直樂此不疲,有時還推掉媒體朋友的約稿來寫這類稿子。后來有些網站實行了稿費制,我也沒有怎么放在心上。說句實在話,倒不是筆者與錢有仇 ,而是覺得靠那么幾兩碎銀子既糊不了口更發不了家。用一句俗話說,是“大年三十撿了只兔子--有它過年,沒它也過年?!?/p>

      不但筆者寫時評類稿子靠“情緒化”,而且非常喜歡閱讀那些帶“情緒化”的時評作品。這類作品有的盡管顯得幼稚,但卻不乏童言無忌的率真;有的盡管顯得偏激,但卻能觸摸到文字背后作者那種嫉惡如仇的人格魅力。與此相反的是那些立論四平八穩、結構起承轉合,語言味同嚼蠟的所謂時評。當筆者拼命皺著眉頭,調動所有的耐心拜讀這類文字時,不但不會產生絲毫的閱讀**,而且腦海里常常浮現出那些居高臨下的教師爺、油腔滑調的算命先生、口若懸河的江湖游醫的形象。大量說了不多,不說不少的大話、空話、套話充斥時評,使得時評越來越像木乃伊,越來越像一個模子里倒出來的批量產品,盡管沒有“情緒化”之嫌,但也沒有了令人激動和令人心儀的品格。

      筆者對魯迅先生欽佩之至。讀先生的作品,感覺那些非?!扒榫w化”的文字背后,是一顆憂國憂民的高貴靈魂。先生把所愛所憎所恨,全都化作了力透紙背且毫不掩飾其“情緒化”的文字。而“情緒化”,則正是先生作品區別于周作人、梁實秋等人作品的顯著特點之一。

      我常常想,假如有一天,當我心如止水,靈魂磨起老繭時,當我見到值得高興的事情高興不起來,見到令人憤怒的事情也不會憤怒時,我可能靠翻翻閑書消磨時光,也可能靠澆花養草打發歲月,還可能找到其它度過余生的方式。彼時到底怎么做,現在都無法確定,但有一點卻是無可置疑的,那就是即使無聊得到跑到一座山的山角下看螞蟻上樹,也斷然不會再去寫時評這類勞什子。

      本文到此結束,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呢。

      回答時間:2024-02-21 10:31:42

      xxxxx做受大片在线观看免费,欧美一级特黄aa大片在线观看免费,欧美激情整片a级,欧美乱大交xxxxx按摩v
      <td id="d4ja9"></td>
      <track id="d4ja9"><strike id="d4ja9"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1. <p id="d4ja9"></p>
      2. <pre id="d4ja9"><ruby id="d4ja9"></ruby></pr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