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d id="d4ja9"></td>
<track id="d4ja9"><strike id="d4ja9"></strike></track>
    1. <p id="d4ja9"></p>
    2. <pre id="d4ja9"><ruby id="d4ja9"></ruby></pre>

      百度回答問題(我百度了一下“內卷”之后......)

      網友提問

      最佳回答:

      (本文首發于“劉潤”公號,訂閱“劉潤”公號,和我一起洞察商業本質)


      每周一早上,是我們公眾號編輯們的周例會,也是場頭腦風*。

      在這個會議上我們有一個重要工作,就是復盤。這篇文章寫得好,做對了什么,以后繼續保持;那篇閱讀量太低寫砸了,什么原因,怎么改進。復盤是為了提高大家的寫作能力,給讀者更多的好文章。

      然后我們還有一個重中之重,就是討論接下來的選題。這周發什么,下周寫什么,什么內容是對讀者有價值的,他們真正關心,想要獲得解答的。

      這周我們復盤了近期幾篇關于“卷卷卷”的文章,內卷是什么?為什么會內卷?內卷了怎么辦?那就向外卷。以及外卷如何做?

      之所以寫“內卷”話題,是因為我們發現它是一個全民性的話題,大家有好奇,話題有熱度,我們就得時刻關注。

      昨天我百度了一下“內卷”之后,刷到一個李銀河老師講婚姻內卷的視頻,講得真好,她說:

      “婚姻中過度追求金錢,容易導致內卷?!?/p>

      “婚姻中的內卷,就像一場拔河。拉扯中,沒有贏家?!?/strong>



      再往下刷,發現除了李銀河老師之外,還有儲殷老師,還有其他好幾位老師,從不同領域來講內卷。咦,挺有意思的。我們一起來看看。


      1

      “為什么會內卷”

      婚姻會卷,植物也會卷嗎?戀愛、科普、職場也會內卷嗎?

      研究植物進化的植物學博士,顧有容說:

      在英文中,進化(evolution)和內卷(Involution)剛好是反義詞,但是我們在植物進化中間還是能看到一些內卷的現象。

      比如,花和為它們傳粉的小編物之間就會卷來卷去。

      植物在交配時,大多要依賴風、水、小編物來授粉,從一朵花的雄蕊傳播到另一朵花的雌蕊上,于是植物就進化出了很多方法,來吸引傳粉的動物。

      這本來很和諧,但是有的植物卻動起了歪心思,它們把花蜜藏了起來。為什么要這么做?因為它把花蜜藏得越深,昆蟲就得在花上待更長的時間,還得使勁往里鉆,這樣就會有更多機會接觸到花蕊,提高傳粉的可能性。

      就這樣,花和蟲子展開了一場內卷競賽?;ò衙鄄氐迷絹碓缴?,蟲子呢,也把嘴長得越來越長。

      不過蟲子也不傻,你藏得深,我就繞到底下去咬個洞,把蜜偷出來吃,這樣導致花反而失去了傳粉的機會。結果有些花就自閉了,傳粉的沒了,最后還有可能導致滅絕。

      花和蟲子的卷,其實是進化的一種形式,我們叫它“特化”。

      所以說,愛卷的花不一定會艷壓群芳,也有可能會慘淡收場。不挑蟲子的花,和不挑花的蟲子,反而能更好地適應環境變化。

      這給我們的啟示是,在今天這個越來越卷的社會里,我們如果有機會,讓自己的能力、愛好和價值觀都泛化一些,也許能夠獲得更好的生活質量。

      戀愛呢?儲殷老師說,戀愛內卷的原因,就是向上匹配。

      現在都說找對象難,我就奇怪了,為什么不管男生女生,幾乎人人都說難。這里面其實有非常有趣的原因:就是因為中國人的婚配觀念,尤其是在戀愛觀念上,出現一個明顯的特征,叫向上匹配。

      什么意思?什么叫向上匹配?就是每個人他所能夠看上的人,其實都是自己配不起的人。

      所以我們老說相親市場上特別好玩,一群最難追的女人,往往要面對一群最不會追,也最沒有耐心追女人的男人。

      為什么會這樣呢?我們為什么不向下看,平著看呢?因為現代人對自己的感受越來越關注,希望被愛,但忽視愛別人。也因為城市里人口變化,女多男少的趨勢,造成大城市里戀愛的危機。

      還因為“匹配”這兩個字正在變得越來越重要。愛情里理性的成分越來越重?;橐霾换桀^了,人們對戀愛、婚姻的態度變慎重了,匹配就更加困難了。

      向上匹配的結果,是所有的愛情資源都在嚴重向金字塔頂的,那一小撮幸運兒去傾斜。然后越來越多的普通人在拿社會精英,在拿成功者的標準,去塑造自己的愛情。

      婚戀難。選擇難。匹配難。這就導致了:戀愛內卷。

      科普也會卷嗎?

      北大張宇識博士說:謠言過于狡猾,真相普遍高冷。所以科普不卷自己,傳不過謠言。

      有人說,傳播知識很內卷,尤其是有一些專門傳播偽科學的人,他給你卷。

      什么“方便面吃一袋,能量得消耗兩周”,什么“方便面里全是防腐劑,吃多了能吃成木乃伊”,聽完我都樂壞了,但有些長輩就是深信不疑。

      還有人說手機輻射特別危險。實際上輻射分為電離輻射和非電離輻射,像我們去醫院如果拍X光片,X射線是屬于電離輻射,所以你看門上有個警示標志寫著“電離輻射危險”,醫生也得穿著鉛皮的防護服。

      但是家里的電視、紅外線遙控器,上面沒有畫個骷髏頭打個叉的,也沒有人讓你穿著鉛皮衣服看電視,像手機、WIFI這些都是非電離輻射,強度小的話,不用特別擔心。

      很多時候如果不想卷,就得多想些創新的形式。比如,通過幽默的方式來辟謠,讓人在輕松中接受信息。還有就是結合領域外的內容,交叉融合。

      不想內卷,就得出圈。

      還有,職場。

      職場內卷的話題我們聊過很多。同學請坐是這樣說的:

      隨大流的競爭只會導致越來越卷。職場上內卷,常常是由于單一評判標準引起的無效競爭。加班不是卷,加班不好好干活才是真正的卷。

      你的破局辦法有三,一是選擇市場增量大的行業,二是學會向上管理,三是跳出固有思維,用創新去提高自己的競爭力,讓自己具備不可替代性。

      關注過程,看淡結果,你就會有一種自洽的心態。


      2

      匹配需求和好內容

      突然這么多老師一起來講內卷這事,挺有意思的,后來發現原來是百度搞的活動,邀請了很多博士來回答“為什么會內卷”。

      我很好奇為什么要搞這個活動,因為和百度的同學也挺熟的了,于是拉了金同學來聊聊。

      金同學告訴我,潤總您知道百度是做搜索引擎起家的,是搜索驅動的平臺,所以每天有很多人帶著問題來搜索,想要獲得一個答案。我們發現有一個詞,放在今天已經不算新鮮了,但搜索熱度依然很高。

      這個詞就是“內卷”。


      你看百度指數上,內卷在2020到2021年開始突然火起來,火了之后,熱度也沒有很大的衰減。

      熱度沒減,就表示大家對這個問題的困惑,并沒有完全被解決。因此我們就選了“內卷”這個話題來做活動,組織了幾位博士老師來解答。

      聽到這兒,噌,我眼前一亮。

      為什么?以前我寫文章純憑興致,什么時候想寫了就寫,什么時候想更新了就更。而現在公眾號要日更,機構化運作之后,是不能停下來的。

      一年寫8、9篇,和一年365篇天天要更新,選題的壓力,不在一個量級上。

      所以我說每周一的編輯例會,必須要解決的大難題就是“選題”。這周我們寫什么,這7天我們要發什么。而選題,不能僅僅來自于我們知道什么,還在于什么是讀者真正想看的,需要的。

      百度既然能根據話題的搜索熱度來做活動,是不是也能為創作者提供熱點選題呢?

      作為一個內容創作者,這瞬間擊中了我。

      我趕緊問金同學,這個你們能做嗎?

      潤總,這就是我們一直在思考的。我們的基因里刻著搜索引擎,可以說百度的搜索框,就是一部人間百態。

      用戶每一次搜索,無論是百度知道、百度百科、問一問,他們都是帶著問題來,想要帶著答案走的。他們渴望答案。他們渴望權威的答案。

      而這些問題背后,其實是需求。比如,有一類是決策類需求,你搜索“感冒了怎么辦”,其實是想去買感冒*。搜索“哪個牌子的藍牙耳機最好”,那說明你想要買個藍牙耳機。

      還有一類需求,它不是消費決策的需求,而是求知的需求。用戶知道答案了,不是為了去買東西,而是求知,想搞清楚一件事,一個問題。大家都在說內卷,內卷到底是什么意思?

      他們的這些需求都有待被滿足,被更好地滿足。怎么辦?

      我們的“搜索框”,左手是用戶,右手是內容生產者,責任重大。我們不能辜負用戶的期待,要盡可能匹配上讓他們滿意的答案,同時也要更好地發揮搜索基因,來服務好內容創作者。

      重點在“匹配”。

      這一點,我們其實已經在和創作者聯合做嘗試了,比如在百家號上面,會把用戶的問題交給內容創作者,由他們去做專業的回答。也讓內容創作者看到在用戶搜索背后,他們真正關心的問題是什么。

      具體怎么做的?我給潤總你看看。

      (百家號的內容創作者后臺界面)

      匹配有三種辦法:關鍵詞指數,熱門**,和熱點日歷。

      **種方式,關鍵詞指數,這是來自“百度指數”的數據,你可以搜索特斯拉、冬奧,看它們的熱度。這一欄底下也會結合你近期的一些搜索,自動推薦關鍵詞。

      第二是熱門**,就是從最近的新聞來看,什么事比較熱。你可以選擇全網熱點**、飆升**,你也可以選擇只看娛樂,只看體育、財經、科技、健康、美食、旅游等,各領域內的熱點。

      第三個是熱點日歷,通過它能看到的不一定是最新發生了什么,而是未來將會發生什么。比如,熱點提示你,兩周后會上映電影《愛情神話2》,你就可以提前準備起來了,寫文章的角度、查資料、演員導演的履歷,等等。

      提前準備有一個非常大的好處,就是對內容質量更有保障,以及發布時間自己可控。

      創作者完全就可以在這里找選題,找靈感。

      真是太好了,百度的這個“匹配”鏈接,太有價值了。尤其是對我這樣的知識工作者來說,這簡直太有價值了。我就是想找到用戶的需求,用文章、短視頻去回答它們。所以聽完我是兩眼放光,眼前一亮。


      3

      通過激勵正向循環

      那這個功能具體怎么落地的?效果怎么樣呢?我問。

      金同學說,我舉幾個例子吧。

      剛才我們討論的博士老師們回答“為什么會內卷”這個活動,就是根據百度指數,關鍵詞搜索來的。

      然后有一位創作者叫剛哥說法,他是一位律師,專門給讀者普及法律知識的。去年8月31日,剛哥登錄后臺,看到一條熱門**的推送:#西安地鐵一女乘客被保安拖拽。

      剛哥看這條新聞受到很大關注,決定寫一篇文章來分析里面涉及的法律問題,給大家提供一個法律視角。比如大家關心的,保安是否有權強制將乘客帶下車?答案是不能強制。這是不符合法律規定的。

      后來剛哥的解讀有1.2億閱讀,37萬網友點贊,看來大眾在面對熱門**時想要得到客觀專業的解讀,這是一個普遍需求。

      這閱讀量背后,代表著很多人的困惑被解答了。

      還有一位創作者,張嘉樹的趣味科普,他非常關注熱點日歷這個功能。我們可以看到,他的日歷里有常規節日、特殊活動,還有平臺即將要舉辦的活動。

      (張嘉樹的趣味科普的百家號后臺)

      嘉樹說,上個月我看到站內發布的“這個冬天有點燃”活動,就報名參加了。然后活動會自動加入到我的日歷,點擊就能看到活動的說明。

      這樣方便我提前安排工作。選題有了,接著我就圍繞“冬天”做了四個趣味科普的短視頻,其中“古代皇帝的冬季運動”已經有5萬播放了。


      熱點日歷就是我找選題靈感的地方。

      但是我們說一篇文章、一個短視頻想要獲得傳播,光靠選題是不夠的,還得靠內容。內容的質量要好。

      我很好奇,百家號在把需求和內容做匹配時,是如何保證質量、網羅到這么多專業人士的?你們怎樣鼓勵這群人創作呢?

      金同學給我講了個故事。

      一位粉絲把車停在了沈師傅的修車廠門口。他從新疆開到邯鄲,開了3000公里,來找沈師傅修車。

      這是一臺現代特拉卡,陪伴了他很多年,現在患上了車的老年慢性病。每次啟動的時候總能看到發動機在抖動,油耗很高卻又感覺車跑不起來。

      為了修這臺車,他已經在老家花了四五千塊錢,但車的病情并沒有好轉。于是,他決定去到3000公里外,找那位他在網上關注了一年多的“星車坊小沈”。

      小沈其實并不小,1997年就入了修車行,后來也開了自己的修車廠,人稱沈師傅。有時候,他修車碰到自己拿不定主意的時候,也會上百度搜索其他人的經驗。有一天沈師傅意識到,“既然別人能把經驗分享出來,那我也可以”。

      2019年,沈師傅開通了自己的百家號開始錄視頻,**條視頻就是科普汽車救援:

      汽車電瓶虧電,打不著火該怎么辦?只需一根普通電線即可啟動車輛。

      沒想到,這條視頻播放量有23萬,為沈師傅帶來了1萬多粉絲。接著他運營了兩年多,大大小小發了600多條視頻,有用戶在視頻下留言,詢問自己汽車的問題,沈師傅也會找時間一一回復?;夭煌甑?,就干脆開一場直播,把所有的問題一起回答。

      其實,像沈師傅這樣的藍領師傅,百家號上還有很多,維修電器的師傅阿兵,養花匠小齊......他們都在自己的專業領域,創造著大家需要的內容,和想要的答案。

      金同學對我說,鼓勵其實很簡單,對創作者最大的鼓勵,就是讓他的作品(絞盡腦汁、榨干自己生產的好內容)能被更多人看到。

      為了能被更多人看到,我們開發了一個C位直達的功能。比如,你百度搜索“清明上河圖的清明指什么”,立刻跳轉直達的就是創作者馬未都講述的《清明上河圖》國寶故事。

      他的解答是,“清明”二字比較費解,如果是節日,清明時節雨紛紛。但畫中有驢馱著碳,籬笆上結著茄子,拿著扇子的人,西瓜、草帽、酒樓賣新酒,這些細節都表明畫的不是春天,是夏秋之際。

      所以,有學者認為,“清明”說的不是節日,而是時代的狀態,指當時的太平盛世。正值清明,躬逢其盛。

      被更多人看到,是因為內容和需求更加匹配。而因為被更多人看到,這是社會對創作者貢獻的認可,也是他們自身價值的體現。

      另外,創作者的收益方式也很多元,分發廣告是一種,用戶的打賞、你的知識產品、帶的貨,還有平臺補貼等等。

      現在沈師傅每個月靠帶貨,平均能有6萬多的收入。還是挺可觀的。

      所以說,讓專業的優質創作者,同時受到精神和物質的激勵,整個生態才會正向循環。


      最后的話

      聽完金同學的解答,看到百度上的創作者是如何生產內容的,真是戳中我了。讓我眼前一亮。

      連“選題”這樣令人頭疼的大難題,都能有更多的解決辦法。

      你說為什么要日更?為什么頭疼選題?哎,其實知識內容的創作,今天在我看來也挺卷的。

      內卷,把精力都花在內部競爭了,沒有給客戶創造更大的價值,為社會創造更多價值,自己也會停滯不前。

      我們不能假裝競爭不存在,也沒有辦法避免競爭。但如果在競爭中,有誰還能讓消費者獲益,讓創作者和讀者都獲益,這就不是內卷了,這是外卷。

      今天百家號在做的事,在我看來就是一種外卷。

      它組織活動,用更趣味化的方式,讓知識、科學流行起來。它通過搜索,用高效匹配的辦法,給用戶、創作者更好的體驗。

      和金同學聊完,我還有一個感悟。

      如果把百度知道、百科都放到一起來看,我覺得百家號,在百度平臺里是一個挺有意思的存在。

      百度知道,在我看來屬于UGC(User Generated Content,用戶生產內容),每一個用戶都可以生成自己的內容,因此知道里面的內容或答案有好有壞,而且量非常大。

      百度百科,屬于PGC(Professional Generated Content,專業生產內容),相比UGC而言,它更加專業。因為PGC的創作主體一般擁有專業知識,或者是權威專家。

      但是,兩者都面臨挑戰。量大是百度知道所遇到的挑戰。不是說UGC沒有好內容,只是因為參差不齊,你需要篩選。

      而百度百科因為要追求權威,就不夠靈活,這會帶來很大的成本。像我自己的百度百科,做的時候就很不容易,花了好大的力氣,不斷地要去找資料來證明自己,才能滿足百科內容要的權威、可信。

      那么這兩個狀態中間缺了一個狀態,一個介于UGC的體量和靈活性,和PGC的專業權威之間的狀態。而百家號,我覺得就是這個中間狀態。

      它屬于UGC,但是里面的創作者又比較可信,有專家,各領域的達人,他們有內在激勵驅動,來回答用戶的問題。

      如果非要給它取個名字的話,可以叫PUGC,P是pick,意思是經過挑選的UGC。

      PUGC創造了額外的價值,所以我說它是外卷。

      據百度研究院預計,因為技術發展,未來內容生產還會迎來“AIGC”的趨勢。AIGC,就是AI generated content,用AI產出內容。AI技術可以用來做數字主持人、模擬生成語音、圖文轉視頻、智能創作,等等。比如,用AI自動生成一條自然災害的預警視頻,90秒就夠了,可以節省人力,提高預警的效率。

      這些功能不是站在創作者的對立面,它們會成為創作者的有力幫手。所以AIGC,也是百度正在努力的方向。

      好了,今天聊了很多。關于內卷,關于內容創作,關于百度。

      最后的最后我想說:

      我們每一年都會定一個關鍵詞,2021年這個詞是“重啟”,2022年,就是“外卷”。

      內卷只會內耗,我們要創新,要提高競爭力,要向外求,向外拓。不能內卷,必須外卷。

      2022年,可能更加是“外卷”的一年。

      祝福內容創作者們,在各個平臺上做出更好的內容,也祝福百度百家號。

      讓我們一起,向外卷。

      本文到此結束,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呢。

      回答時間:2024-02-21 10:30:14

      xxxxx做受大片在线观看免费,欧美一级特黄aa大片在线观看免费,欧美激情整片a级,欧美乱大交xxxxx按摩v
      <td id="d4ja9"></td>
      <track id="d4ja9"><strike id="d4ja9"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1. <p id="d4ja9"></p>
      2. <pre id="d4ja9"><ruby id="d4ja9"></ruby></pre>